第936章:老爷子心中的愧疚(1 / 2)

厉老爷子故作没好气的说道:

“怎么啦?照顾不好自己的媳妇儿,还不许挨几句骂了!”

倒是厉司夜,他知道厉老爷子是出于真心关心苏沫沫,所以也没有说什么,而是转身径直坐到了沙发上。

他翘着二郎腿,脸上并没有什么太多的表情。

只不过那双幽深的眼睛,十分淡漠的看着厉老爷子:

“你是长辈,当然可以骂,不过在骂我之前,有件事情我必须得通知你一下!”

“什么事?我告诉你臭小子,你别打算在这个节骨眼上面给我转移话题,我才不吃这一套呢!”

“我不跟你转移话题,我只不过是通知你一声,明天你得去中心医院刘院长那里复查!”

果不其然,厉司夜这话才刚刚落下,他那样子就像是被火烧了屁股似的,眼睛一翻就要装晕。

可谁知道坐在他边上的苏沫沫那叫一个眼疾手快,冲上前去,一把撑住了他的后腰。

厉老爷子到底是真晕还是假晕,苏沫沫早已经用她那双火眼金睛看得一清二楚了。

如今她用尽全力撑着厉老爷子的后腰,一字一句地说道:

“爷爷,你这是干什么?不过就是让你去医院里面复查一下,又不是要去动手术,一一那么小都比你要听话!”

老爷子想晕过去,可偏偏身体被撑着根本就动弹不了。

见自己装晕不成,老爷子顿时又有些恼羞成怒了起来。

他干脆睁开了眼睛,直接站直了身体,气势汹汹的说道:

“我的身体好的很,上一次不是也已经答应你们动了手术了吗?你们还在纠结什么呀?我现在吃嘛嘛香,睡得安稳,脸色也好,还能给你们带孩子,为什么要去复查?我最讨厌去医院了,就不去!”

见厉老爷子这个时候耍起了小孩子的脾气,厉司夜也是一脸冷漠地站了起来。

他目光冰冷的盯着厉老爷子,似乎对于傅征这件事情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

“既然你觉得自己的身体那么好,那为什么还要背着我们偷偷吃扩张血管的药?”

“什么扩张血管的药啊?听不懂!”

厉老爷子这个时候还在狡辩。

只不过当他看到厉司夜那张脸越来越阴沉,接下来要说的话也只能硬生生的吞回到了肚子里:

“因为……我不管,我就是不去医院,说不去就不去,你们休想强迫我!”

厉老爷子的话音还未落下,就直接被苏沫沫给打断了。

她认认真真的说道:

“爷爷你知道吗?昨天一整天我和司夜都待在中心医院那边。”

“离开的时候,我们还特意去和刘院长见了面,碰了头……”

“以前什么事情我们都可以依着你,但是这件事情你必须得听我们的,没有商量的余地!”

见向来就温吞的苏沫沫也下了这样的死命令,厉老爷子一时间有些气短:

“我……不去。”

他实在是没法子了,憋了半天只能憋出这么三个字。

苏沫沫见厉老爷子脾气这么倔强,连忙开口劝说道:

“爷爷,虽然说医院的确不是什么好地方,但是您要知道,之前您的心脏曾经做过手术,后期进行定期复查那是必然的,您可千万不要讳疾忌医呀!万一……”

苏沫沫的话音还未落下,就直接被老爷子给打断了。

他斩钉截铁地说道:

“还能有什么万一啊,就算有万一也不过就是死嘛!反正我也一把年纪了,活了这么多年也算是赚了,不怕死!”

厉老爷子在听完苏沫沫的话之后,突然之间就变的恼羞成怒了起来。

他那博然大怒的声音似乎是把一旁的一一给吓到了。

原本十分乖巧的依偎在宝妈怀里的小一一,在听到了老爷子的怒吼声之后,瞬间就吓得哭闹了起来。

厉老爷子看到这一幕之后,只觉得无比的郁闷。

他刚才一时情急之下,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小重孙还在身边。

此刻他只能是扭头飞快地朝着自己的房间那边走了过去,一心想要逃避。

“爷爷爷爷,你听我说!”

苏沫沫也跟着转过身,飞快的跟了上去。

而站在一旁的厉司夜彼时也是紧紧的皱起了眉头。

他没有多说什么,而是随着苏沫沫的脚步一并跟着上了二楼。

当他们两个人走到这老爷子的房门口的时候,发现老爷子这会儿正半跪坐在书桌的前面沉默不语。

此刻,他那张苍老的脸上,表情无比的复杂。

在他那满是皱纹的掌心里放着的,正是被他小心翼翼封起来的厉老太太的照片。

远远的,站在门口的两个人能够听到厉老爷子用一种十分疲惫且苍凉的声音,小小的说道:

“老伴啊,你知不知道我是多么心急的想下去陪你呀,这么多年你一个人待在下面是不是很孤单很寂寞很害怕呀?年轻的时候你就最怕黑了,可没想到老了还要一个人在那黑漆漆的地方待上这么长的时间,我有愧呀……”

厉老爷子愧疚地抚摸着老伴的照片:

“你知道吗?以前我老和你说,等司夜长大了我就去陪你,结果一眨眼他就读大学了,等他读大学的时候,我又说等他大学毕业我就去陪你,结果一转眼他都已经结婚了,我又说,既然他都已经结婚了,那就等我抱到小重孙之后再下去陪你好了……”

话说到这里的时候,厉老爷子的声音已经开始有些控制不住的哽咽了起来:

“可是现在呢,小一一出生了,我每天看着司夜和沫沫他们一家六口人开开心心的,还有四个孩子陪着我,我突然之间又有些舍不得了……“

”老头子我还想看着一一伊长大,看着我两个小孙子娶媳妇,看着仅仅那个小家伙嫁人呢!”

“怎么办呢老伴儿啊,其实上一次在动完手术之后,我就觉得胸口有些不太舒服,我也不太愿意去复查,倒也不是因为我怕死,只是我怕我骗了你这么多年,到时候遭了天谴,司夜他们该怎么办呀……”

“爷爷……”

站在门口的苏沫沫听到了厉老爷子的这些嘀嘀咕咕之后,一瞬间觉得无比的心酸。

一开始他们都不太能够理解,为什么厉老爷子对于去医院复查的这件事情感到如此的抗拒。

而现在,在听了他内心的独白之后,他们才反应过来。

原来他那么抗拒去医院,竟然是这个原因。

竟然是因为心中的那一份愧疚。

竟然是因为对自己还有几个孩子那样的不舍得。

就在苏沫沫沉浸在忧伤的情绪之中的时候,她身边突然响起了一阵细细碎碎的声音。

当他扭头朝着自己的身后看过去的时候,发现原本冷静的站在身旁的厉司夜,他那靠在门框上的手指已经紧紧的攥了起来。

因为用力过度,此刻他的关节已经开始微微泛。

很明显,厉老爷子刚才所说的那一番话对他的情绪也是造成了很大的影响。

只不过厉司夜这个家伙向来高冷,绝对不会轻而易举地表达自己内心最真实的想法。

苏沫沫悄悄地转过身去,将怀里的小一一递给了厉司夜,然后轻轻地推开了房门,一个人走了进去。

她就这样安静无比的坐在厉老爷子的身边,那双纤细而白皙的手,轻轻的握住了厉老爷子那双满是皱纹的干枯的大手。

原本还沉浸在回忆中的厉老爷子,先是愣了一下。

不过当他抬头看到苏沫沫的时候,突然之间又回过了神来。

“沫沫,你什么时候进来的呀?怎么也不敲门?”

“爷爷!”

苏沫沫就这样坐在了书坐的边上。

她缓缓地低下了头,将自己的脸靠在了厉老爷子的手背上,然后一字一句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