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 2)

没想到,她还在母亲府上遇见了大姐姐燕云菲。

姐妹二人见面,场面分外尴尬,仿佛空气都跟着扭曲,叫人呼吸不畅。

她冲大姐姐一笑,福了福身,就当是姐妹见面礼,然后一句话没说,擦身离去。

燕云菲想叫住她,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

真不该今儿登门给母亲请安,但凡晚一刻钟,也不会碰到二妹妹。真尴尬!

萧焱已经去教书,据说干得还不错。

石朋却还关在四方小天地,不得自由。

那小子随他爹石温,让他安静下来,难!

也不知云歌妹妹要将石朋关押到何时!

愁啊!

……

燕守战对于大闺女燕云菲,二闺女燕云琪,要说一视同仁,这话肯定不实在。

打心眼里,他欣赏大闺女燕云菲提的起放的下的爽利。

不喜欢二闺女燕云琪痴痴缠缠,哭哭啼啼地做派。

这一点,燕云歌和他一样一样。

他时常感慨,“一样米养白样人,一母同胞的两姐妹,自小一起长大,脾气怎么相差那么大。”

每每这个时候,燕云歌就会冲他翻个白眼,“你就是瞎操心。大姐姐和二姐姐都一把年纪,难道她们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

“你真是个没良心的,亲姐妹也不关心?”

“我若是对她们过于关心,该着急的人就不是我,而是满朝文武,是两位姐姐。现在保持不远不近,不热情也不冷漠的态度,极好!大家都舒坦!”

明知闺女说的有理,燕守战也是死活不承认。

他可是死要面子活受罪的典范。

倒驴不倒架。

“萧焱那边,老夫还是得去看看。当年老夫对这孩子很铁不成钢,如今又觉着心疼。这人不能老,人一老,心也跟着软。心软要不得啊!”

“我也去!我也去!”萧元嘉凑热闹,从外面跑进来。

“外祖父出门的时候,不妨带上孙儿。”

燕守战眼一瞪,“城里装不下你,你要去乡下祸害?”

萧元嘉委屈,“我保证绝不祸害任何人,就去看看风景,踏青散心。外祖父也想有人陪着说话解闷吧!而且,我跟着外祖父出门,大姨母和二姨母肯定不好意思跟着来。”

燕守战一听,好像有点道理。

他去看望萧焱,二闺女燕云琪知道了,说不定就会跟着一起去。

但……

如果萧元嘉在侧,燕云琪就会回避。

一个亡国夫人,不合适同当朝皇子接触,容易引来非议和猜测。

于是乎……

燕守战当场拍板,就让萧元嘉跟着,顺便还带上嘉宁。

理由是,嘉宁县主每天闷在屋里,人都发霉了。

大姑娘就该出来吹吹风,晒晒太阳。

嘉宁县主:“……”

她其实没有发霉,她闷在屋里,每天都没闲着。

她天天看书。

兰台寺,图书馆有太多太多的珍藏孤本,徜徉在书山书海,她就觉着人生充满了意义。

不过……

比起看书,还是去看望亲弟弟更重要。

“我能出城吗?”她有疑问。

她的身份是亡国公主,出城不合适吧。

燕守战板着脸,“你跟在老夫身边,谁能拦着你出城。小小年纪,一天到多思多愁,当心早衰。”

嘉宁县主:“……”

惹不起,惹不起!

她还是乖乖闭嘴!

……

太上皇出行,闲人避让。

燕守战这人,从不知何为低调。

他做事,向来都是大张旗鼓。

否则,当年身为大魏朝武将,但凡低调一点,也不至于年年都能收到一箩筐一箩筐的弹劾奏疏。

年年都要被天子明着暗着敲打警告。

带着外孙女,外孙出城,顺便将亲孙子燕世杰叫上,车队浩浩荡荡,出城去了。

城门守将根本不敢拦,只能行使注目礼目送离去。

吴道长站在城墙上,目送车队远去,拍拍心口,松了一口气。

他差一点就被太上皇抓壮丁。

幸亏他跑得快,又有亲儿子吴局打掩护,这才躲过了太上皇的魔爪。

吴局一头大汗跑上城墙,刚好能看到车队屁股逐渐消失在视野中。

他调侃道:“没想到太上皇还是个关爱孙辈的仁慈长辈。”

吴道长就唠叨了一句,“太上皇老了!”

是啊!

燕守战若是不老,定会继续驰骋沙场,上马杀敌,下马抽儿子抽孙子……

跋扈,嚣张,是他一辈子的标签。

这样的一个英雄人物,若是迟暮,怎会有心思去关心孙辈的前程大事。

已经无法上战场厮杀,唯有孙辈,能寄托他剩下的精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