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五鬼阴阵(1 / 2)

我被老板娘这一嗓子吓了一跳。

也就是这一恍惚,我就看见玻璃门内映出的人又变回了我自己。

没等来得及反应,那边静海已经阴沉着脸对老板娘说出了‘你找死’三个字。

我又是一惊,这老和尚邪门的很,可别是这就要对老板娘下手了。

我正想上前拦着,想不到静海和尚一手掐腰,一手指着老板娘的鼻子大声说:

“开门做生意,谁还不能进了?你当我没钱给吗?”

这回不光我和瞎子愣了,就连老板娘和饭馆里正吃着饭的客人也都露出了懵逼的表情。

静海瞪了老板娘一眼,往后退了一步,偏着头朝我一努嘴:

“就算我没钱,也有人会结账的,你还想赶我出去啊?”

听他扯着嗓子这么一说,吃饭的人都忍不住笑了起来。

看看被呛得满脸尴尬的老板娘,我忍不住看向瞎子干笑了两声。

瞎子倒是真没看走眼,这女人还真是看人下菜碟,她是把静海当成要饭的,上来就恶言相向啊。

老板娘看看我和瞎子,竟像是不认得我们似的,讪讪的收拾出一张桌子招呼我们坐。

经过下午的事,我和瞎子是没什么胃口了。

静海却像专门和老板娘斗气一样,直接点了十斤酱骨头,和几个冷盘热炒,末了竟还比划着说:

“先来一件儿啤酒,一半冰的一半常温的。”

我哭笑不得,等老板娘离开,我盯着瞎子看了一会儿,他和先前并没有什么两样。

我刚想开口,静海就含含糊糊的说:“不用问了,我没给你们下降头,只有白天见过你们的人,看你们才是另外一副模样。”

我和瞎子又对望了一眼,都说不上来心里是什么感觉。

对于降头,我们实在了解的不多,但降头的邪异已经在静海身上体现的淋漓尽致了。

想起白天的情形,我问静海:我是在后边一条街被那老太太用痰盂泼的,为什么要到这饭馆子里来。

老和尚说了一句话,我差点没一头栽桌子底下去。

老和尚说的是:到饭点儿了不得吃饭啊?

很快,一大盘热气腾腾的酱骨头就上了桌。

静海二话不说,抓起一根肉多的脊骨就啃,边啃边含糊的对老板娘说,让她赶紧把啤酒拿过来。

我本来是真吃不下去,可架不住看老和尚啃得满嘴流油的吃相。关键是下午把肚子都吐空了,这会儿也是真饿了,听了一会儿老和尚吧唧嘴的声音,终于忍不住一咬牙,拿起一根棒骨啃了起来。

瞎子的情况和我差不多,俩人一放开肚皮,再加上个酒肉不忌的和尚,不大会儿,一盘酱骨头就下去了一大半。

瞎子丢下一根啃干净的骨头,擦了擦手,端起酒杯和我碰了碰,一口喝干了半杯啤酒,把头朝前凑了凑,小声说:“你有没有觉得不对头啊?”

我左右看了看,点点头,“东北人酒量出了名的大,今儿来这里的都是假东北人?”

我从刚才就发现,先前那些吃饭的客人一开始是对着啃骨头的和尚指手画脚,可是不大会儿工夫,菜没吃多少,酒没喝几杯,就都红头胀脸的堵着酒劲,‘方便

’的‘方便’,结账的结账,这会儿就剩下我们和门口的一桌了。

我和瞎子同时看向静海。

静海却像是没看见我俩的眼神,喝干了一杯啤酒,拿起酒瓶一边倒酒一边摇头晃脑的哼着荒腔走板的小调。

我隐约想到,饭馆里的异常多半又是这和尚在搞鬼。

见旁边没什么人,我就压低了声音问他:

“老先生,咱来的路上我把董亚茹的情况都给你说明了,这事您怎么看啊?”

静海看看我,端起酒杯喝了一口,摇了摇头:“你也是经过事的阴倌,光听人说,没见本主,你敢说是什么情况吗?”

我点了点头,可不是嘛,在这件事上,老和尚倒是没糊弄事。

见除了门口一桌,再没旁的客人,我咳嗽一声清了清嗓子,就想向老板娘问徐秋萍的事。

刚回过头,却见门口那桌上的一个五十来岁的老妇女站起来走到柜台前,低声向老板娘问:

“大妹子,问你下,楚婆婆在吗?”

老板娘愣了一下,目光从手机上移开,转到这妇女脸上:“你找她干啥啊?”

“问点事儿。”老妇女拿出个信封放在柜台上,人凑过去,小声说了几句什么。

老板娘听完,拿起信封朝里看了一眼,脸上抑制不住的露出几分喜色,把信封往柜台抽屉里一塞,拿起一支笔,在点菜的单子上写了几笔,把单子撕下来交给老妇女:“你去吧。”

老妇女接过单子,像是得了圣旨似的,连连朝她点头:“诶诶,谢谢了妹子。”

说着,冲桌上另一个年纪大约三十不到的少`妇努了努嘴,“走,赶紧的。”

“等等!”

静海突然扯着嗓门叫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