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七章她所有的屈辱,恨,委屈,(1 / 2)

这孩子,这眼界,这格局!

根本是李美杏母女俩难以望其项背的!

叶老夫人眼底划过震惊,在场不少的宾客都几乎被阮苏三人夺走了视线,而她的女儿和外孙女,完全不顾及今天是她的寿宴,在这里各种鼓动王秀珍辱骂阮苏。

只有阮苏这个外人,竟然念及是她老婆子的寿辰,说了这么一番话。

立刻就让那些原本想要看热闹的,看笑话的宾客们,顿时有点不好意思。

“我瞧这孩子不错,兴许你们之间有什么误会。”叶老夫人笑了笑,拍了拍阮苏的手,“孩子,你今年多大了?是做什么的?”

阮苏望着慈祥的叶老夫人,平时清冷的嗓音透着一丝刻意放缓的柔软,“我是医生,主攻外科。”

“医生好啊,医生有前途。”叶老夫人赞许的点了点头。

她看人不会只偏听他人之言,她不是那种别人说这个人坏,她也跟着说这个人坏的。

她会用自己的眼睛看,用自己的心去感受。

虽然之前她对阮苏也有过印象不好的时候,但是……现如今,真见到人了。

她觉得内心油然而生一股亲切感,这种感觉是面对李美杏母女时候,从来没有出现过的。

所以……她感觉很奇怪,却又不由自主的想要亲近阮苏。

她也不知道是为什么。

阮芳芳嫉妒的看着叶老夫人对待阮苏的态度。没来由的一阵心慌意乱。

叶老夫人平时对她也很好,很疼爱,可是好像总

有一股疏离感。

这个老太婆很少发自内心的赞扬她,她可以清晰的看出来,叶老夫人对阮苏的赞扬是发自真心的。

没有什么虚假。

阮苏,贱人,为什么在M国你也要和我抢?

这是我的外婆!

她恨恨的咬牙,然后脸上堆上虚伪的笑意,“外婆,阮苏以前可是被病人家属公开辱骂过呢!”

“这年头有些人就是素质差,哪个医院都会碰到医闹,你别和那些医闹一般见识。”

叶老夫人笑着看着身边气质高贵的女子,“你谈男朋友了吗?”

这孩子容貌出众,气质上佳,倒也和厌离挺相配。

阮苏明显一怔,以前在医院的时候总是会听到同事们讲,逢年过节会被家里的一些长辈催婚问有没有男朋友。

可是她家里,从来不会那么热闹,也不会有那么多亲朋好友,七姑子八大姨。

她是第一次被一个除了奶奶外的长辈如此亲切的如此询问。

这让她感觉有一点莫名的暖。

很奇异的一种体验。

阮芳芳震惊的瞪着叶老夫人,这个老太婆可是很难相处的,她来叶家这么久,从来没有看到老太婆这么亲切平易近人。

李美杏气得浑身发抖,但是她忍住了。

“妈,你可能还不知道,阮苏她是薄家的少奶奶,之前隐婚的时候,有好几个追求者呢,那个江氏总裁,总是和她形影不离。哦,对了,还有这个宴导,跟阮苏合作了一部电影呢!这一次还是阮苏的男伴

。”

“小苏以前十几岁读高中的时候,学校就有很多男生给她送情书,她也老是夜不归宿,害得我好担心。”王秀珍叹了一口气,好像为阮苏操碎了心一样。

这婆媳俩,分分钟盖章阮苏是个私生活糜烂的女人。

阮苏脸上依旧保持着完美的微笑,她漂亮的脸蛋上浮现瓷白的光茫,目光上下打量着王秀珍和李美杏,“清者自清。如果我是你们口中的那种女孩子,估计薄家也不会让我进门。所以……我亲爱的奶奶,我亲爱的继母,你们有这心思在这里诋毁我,不如提升一下自己的修养?”

她四两拨千斤。

没有任何辩驳,只是神情淡淡的看着她们。

李美杏暗自咬牙,“小苏你误会了,我就是想告诉大家你长得美。”

“我长得美不美,相信大家都有眼睛会看到,不用你特意讲出来。”阮苏依旧目光清冷高贵,她又看向身边的宴以道,“我身边的这位先生是宴以道宴先生,他导演的《爱豆就爱捡垃圾》是我投资拍摄的。他是一个很优秀的导演。欢迎有兴趣的大佬找他合作。”

她的神态自然,落落大方,没有半点扭捏。

反倒比所谓的阮芳芳这个伯爵家的外孙女更加像一个出身高贵的名媛,她在人群中闪闪发光,就如同最美的天鹅。

“阮医生!幸会,幸会!”

就在这时,突然一个欧美中年男人朝着阮苏大踏步走过来。

他穿了一身黑色的

西装,长相不凡,气质儒雅。

阮苏看到来人点了点头,神色依旧很淡然,“劳伦斯理事,好久不见。”

“没想到在这里会遇到你,T大的那些医学生真的是太幸运了,竟然能够现场听到你的讲座,我却只能看视频,我真的好遗憾。”

劳伦斯一脸的遗憾,伸出大掌握住了阮苏的手。他刚踏进会场就看到了人群中央仿佛会发光的阮苏,立刻就激动的走过来和她攀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