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江东变天了?”乔梁愣了一下,一时没反应过来。

“是的,上面确定空降一个一把手下来,目前消息已经坐实。”叶心仪道。

“真的?”乔梁浑身一震,尽管之前已经从吴惠文那听到了类似的消息,但那时候吴惠文说的还属于小道消息,并没有确定,眼下叶心仪却跟他说消息坐实了,乔梁听了依旧难免震惊。

短暂的震惊过后,乔梁问道:“心仪,此事确定吗?我怎么没有看到相关的新闻?”

“确定,傍晚刚刚下发的通知,明天上午要召开全省干部大会,届时就要正式宣布任命了,至于对外发布的新闻通稿,要明天中午才会出来。”叶心仪说道。

乔梁闻言微微怔住,随即而来的是欣喜,脑子里冒出的第一个念头就是:关新民上不去了!

代理了这么久,关新民到底还是没有达到自己的目的。

不知关新民此时是何种心境和心情。

接着乔梁想到,既然关新民上不去了,那么,安哲说不定有重新出山的机会,毕竟安哲的素质和能力摆在那里,关新民不喜欢安哲,但新来的一把手却不好说,说不定对方会看中安哲的能力而重用安哲。

再一点,关新民上不去,那对骆飞而言,无疑是大大的不利,至少骆飞没办法像之前那般嚣张了。

“那……那个骆呢,有没有听到关于骆的消息?”乔梁急切问道,他此时很关注骆飞的动向。

“骆啊,他头上的主持马上就要去掉了,已经在走任命程序,关领导这次突击提拔了一批人。”叶心仪幽幽道。

“啊?”乔梁呆了,没想到骆飞这家伙最终还是能当上江州一把手,他终于如愿以偿了。

乔梁随即又意识到,仔细想一想,这似乎又是合情合理的事,关新民虽然上不去了,但骆飞作为他的嫡系心腹,在这种关头,他肯定会将骆飞的主持给去掉。

骆飞这王八蛋,能力不见得有多强,但却真的是走了狗屎运!乔梁暗暗骂了一句,心里有些气愤。

生气了一下,乔梁接着又想到一个问题,问叶心仪:“那,骆当了一把手,谁干江州市长?”

说这话的时候,乔梁脑子里冒出了徐洪刚和楚恒。

之所以冒出徐洪刚,是因为徐洪刚是江州副书记,按照正常干部任用规则,二把手的位置空出来,他顺理成章要递补上去。

之所以冒出楚恒,是因为乔梁知道关新民对楚恒是颇有些赏识的,虽然楚恒在班子里排名比较靠后,但他是常务副市长,在一些地方,常务副市长直接担任市长的情况并不少见,特别楚恒是得到关新民赏识的。

听了乔梁这话,叶心仪道:“目前市长是骆暂时兼着。”

“哦……”乔梁不由感到意外,深深皱起眉头,关新民如此安排是何意?难道他不打算从江州本地提拔二把手?还是他另有其他考虑。

此时,以乔梁在体制内肤浅的阅历和经历,他当然是猜不透关新民如此安排的用意的,作为关新民来说,他需要考虑的问题很深刻很深远,别说乔梁,就是江州那些包括骆飞、徐洪刚和楚恒在内的领导班子成员,甚至江东的一些高层,也未必能琢磨到关新民的真正心思。

此时的关新民,内心是失落、感慨、复杂甚至郁闷的,用心上心代理苦苦执着等待了这么久,最后竟然是竹篮打水一场空。得知上面要空降一把手的消息、特别是知道要来的新书记是谁后,他迅速按照早已筹划好的预案,火速提拔任用了一批自己信得过的可靠之人,除了省直部门,还有几个地市,这其中就包括在江州扶正骆飞。

但扶正骆飞,关新民却没有任命江州市长,而是让骆飞继续兼着。

这其中大有玄机和道道,这玄机和道道外人很难猜透,但关新民心里却十分明晰清楚。

随着一把手的空降,关新民的思路很清晰,首先要在重要位置安排好自己人,骆飞担任江州一把手,可以保证这个重要位置牢牢掌握在自己人手里,至于市长,关新民是不打算立刻安排的,他现在首先要考虑的不是楚恒或者徐洪刚,而是自己,他要给新书记留下一定的空间,这空间对自己来说就是一定回旋的余地,这余地可以让自己在适当的时候掌握适当的主动。

关新民的心思不可谓不深邃,乔梁此时自然无法猜到。

乔梁在短暂的困惑迷惑后,很快又感到高兴,江东省变天了,大家预料中的关新民没能顺理成章接替原来廖谷锋的位置,而是从上面空降了一个新的一把手,那么,这似乎意味着江东省的格局又要重新洗牌,安哲可能会有新的机会,这对乔梁来说无疑是好消息,至少局面不会比以前再糟糕,否则真让关新民上去了,那安哲恐怕几年之内都不会有出头的机会了。

随即乔梁又想到了吴惠文,她呢?在新一轮的洗牌中,吴惠文是否会受到影响?如果真受到影响,对吴惠文来说会是好的影响还是坏的影响?

乔梁一瞬间想到了许多,想到了昨晚才和吴惠文打的那通电话,昨晚做的跟吴惠文有关的那个梦,想到在梦里和吴惠文的颠龙倒凤,不知为何,乔梁瞬间身体有了反应。

难道,吴惠文昨晚给自己打那通电话,是因为提前得到了上面的消息,心情激荡,所以给自己打电话?

乔梁和叶心仪聊了一会,想到快过年了,两人很快就能见面,乔梁不禁有些激动:“心仪,过些日子我就要回去过年,咱们很快就能见面,你想我不?”

“呸,谁想你了,我到时才不见你。”叶心仪道。

“嘿嘿,听说女人都是口是心非,嘴上说不,心里其实想,心仪,你现在说不想我,是不是心里想得很?”乔梁坏笑道。

“我看你去凉北挂职,别的本事没学到,脸皮倒是越来越厚了。”叶心仪笑骂道,“不跟你说了,每次跟你聊天就没个正经。”

叶心仪说完挂掉电话,捂着自己怦怦跳得厉害的心口,想到过些日子真的能见到乔梁了,叶心仪不禁又有些期盼,巴望着那天赶紧到来。

乔梁这边,看着已经挂掉的电话,拿着手机微微出神,少倾,乔梁拨打吴惠文的号码。

电话响了好一会才接通,乔梁隐隐约约听到吴惠文那边传来嘈杂声,乔梁不禁问道:“吴姐,这么晚还没回去?”

“嗯,晚上有个应酬。”吴惠文笑了笑,“小乔,怎么想到给我打电话了?”

“想吴姐了。”乔梁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