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4章 哪里不对劲(1 / 2)

骆逸之在收到南辰发来的信息时,欣喜若狂。

信息很简单:晚上六点,彼岸餐厅,说清楚。

越是简单的信息,越是容得下更多的信息,也容易更让人产生更多的联想。

骆逸之的第一感觉,就是南辰要向她表白。

因为‘说清楚’三个字,实在太具诱惑力了。

她们之间又不存在什么利益纠葛,当然也就没什么需要‘说清楚’的。

那还说什么?不就是表白?

骆逸之感觉心砰砰地跳,看来她的计划要成功了。

南家和荣家的矛盾果然加剧,越发的水火不容。

宁染和南辰当然也就越来越没有可能。

只有挥不好的锄头,没有挖不倒的墙脚!

骆逸之认为自己就是一个很好挥锄人,不但挖了宁染的墙脚,还挖了南氏的项目墙锄。

她找到了最有用的棋子,荣家的二少爷荣季林。

利用荣季林,不但让南氏的项目泡汤,也成功让南家和荣家的关系恶化,让南辰和宁染越来越远,最后背道而行。

南辰不是轻易对别人动心的男人,只要没有宁染,骆逸之认为自己和南辰破镜重圆,指日可待。

这不,南辰邀约就来了。

坐在对面的荣季林看着骆逸之表情的明显变化,心里也起了疑。

骆逸之为什么这么高兴?她是看到谁给她的信息,所以这么高兴?

自从骆逸之把她从国外带回来,荣季林就迷上了这个又漂亮,又能干,还手握高端人脉的混血美女。

从回国到接触飞马汽车这个项目,骆逸之无处不在。

骆逸之领着他成功收购了项目,让他在荣光控股恢复了董事地位,而且成为集团的头号功臣,风头胜过了大哥荣易。

接下来,骆逸之还会带领他向国外的几家大金融机构融资,引进国外先进技术,造出华夏最好的电动汽车。

不过骆逸之描述的事业方面的远景荣季林不太感兴趣,对于他来说,能够回国,重新进入董事会,获得权力,这就够了。

至于所谓的打造商业帝国,超越甚至吞并南氏,荣季林认为自己不一定能做到。

而且他也没有持续努力的动力,他现在最有兴趣的是,如何把骆逸之这个事业伙伴变成女伴。

但骆逸之一直和他保持着距离,偶尔会给他一点小暧昧,但每当他要越线的时候,骆逸之就会坚决拒绝。

这让荣季林很恼火,但又没办法。

现在看到骆逸之收到南辰时的高兴表情,心里很酸。

女人笑得如此灿烂和柔情,只会因为男人,不会因为别的事情。

所以他确定,骆逸之一定是收到了某个男人的信息。

能让骆逸之这样女人动心的男人不多,花城更不多,想来想去,就只有那么一位:南辰。

骆逸之和南辰的花边新闻,荣季林也看到了,那股火到现在也还没消。

现在又来了。

骆逸之抬起头,看到了荣季林眼里的火。

荣季林迅速换成笑容,“我们今晚吃什么?”

这一阵骆逸之确实和荣季林有很多接触,但都是为了工作。

他要利用荣季林,完成她的大计划。

但她没准备和这个男人动真感情。

一个执棋人,怎么可能会爱上自己的棋子?

“今晚我有事,就不陪你吃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