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汤成梦醒(1 / 2)

♂nbsp;砧板上多了一滩像是豆腐泥的东西。

文思和尚新接一碗水,用刀身将豆腐泥全部揽起放进水中,长着在碗内轻巧的拨散,再沿着一个方向缓慢搅动。

瞬间,缠绵在一起的豆腐泥变成千万根细如发丝、白嫩醇香的豆腐丝在碗内游动。

文思和尚看着碗内豆腐丝的表现露出微笑,开始准备其他的食材。

香菇提味,冬笋增鲜,青菜配色,都是少不聊食材。

文思和尚用平刀法将香菇和冬笋处理成薄片,又换直刀法切成和豆腐丝一般。

灶台上一口大锅正翻滚着沸水,文思和尚将冬笋和香菇丝焯水去除土腥味,捞出放在一旁。

接下来是熬制汤底,也是苏子放最为感兴趣的一点,寺庙禁止荤腥,文思和尚到底怎么做才能调出鲜甜的汤。

只见文思和尚去厨房角落翻捡几下,抱着满怀白菜、冬瓜、萝卜回来,先拍打干净身上的尘土,才洗手洗菜。

白菜叶切成细丝,菜帮和萝卜、冬瓜去皮切块,一起加入锅内熬汤。

熬汤的时候文思和尚又不知道从哪里摸来一条海带,清洗干净后切块一起放入锅内,升腾出的气息都瞬间多了些鲜甜的味道。

来也怪,系统屏蔽了苏子放的触觉,却没有屏蔽嗅觉,锅内不断翻滚出的香气钻入他的鼻子,勾得他馋心大起。

大约过了半个时,文思和尚舀出一碗汤试过咸淡,满意的点点头,转身和另外一边的沙弥嘱咐道:“这锅汤熬好了,我用两碗,其余的留到过斋时分了。”

“谢文思法师。”沙弥看到自己可以少做一锅汤,颇为欣喜。

文思和尚拦开蔬菜,只盛出两碗清汤倒入一旁的锅,将香菇丝和冬笋丝倒入,搅匀,再勾一层薄芡,加入豆腐丝和细盐,用汤勺在汤面上轻轻旋转把豆腐丝旋散开,最后加入白菜丝。

起锅后汤色鲜亮,清香扑鼻,沿着锅沿分成两碗,盖上碗盖,文思和尚端着托着托盘走出厨房。

“法师做好了?”郑板桥不知道什么时候寻摸到斋堂来了,看见文思和尚出现立刻面带欣喜。

“结识数月,我还是第一次见到板桥先生这么激动。看来和尚的话,到底不如和尚的斋。”文思和尚将托盘放在桌上,长叹一口气出一句偈语。

“非也,和尚的话听多了,和尚的斋还没吃过,两者不可同日而语。”

看两人还要将对话进行下去,苏子放在旁边恨不得打开碗盖先尝两碗再。

“还是板桥先生有理,和尚不过。”文思和尚示意郑板桥入座,“那板桥先生吃了和尚的斋,再来和和尚话吧。”

“甚好!”郑板桥微微捋须,面带喜色。

揭开盖碗,入目是香菇丝勾勒出的墨迹轮廓,豆腐丝和笋丝大片留白,白菜丝翠绿交映,碗内仿佛盛放着一副上好的泼墨山水画。

“这是豆腐羹?”郑板桥有些不可置信。

“尚无名字,不过主料是豆腐,姑且算是吧。”文思和尚淡然道。

“法师手艺真是妙不可言!”郑板桥这句佩服得从心,他这一生见过吃过的美食珍馐不算少,但是能把豆腐做成这样子的,文思和尚还是第一人。

“口腹之欲,罪过。”谁料文思和尚闻言摇摇头,不再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