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8章 还好,还活着(1 / 2)

穆成雪顾承临 秦苏 7609 字 2个月前

一秒记住【草莓小说网WWW.xcmxsw.Com】,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穆成雪的大喝声是带上了些灵魂之力的,直接传到了众人的耳朵里。

孟灵羽听完之后,条件反射的直接一剑朝着此时尖锐喊叫的人刺去。

那人被穆成雪的灵魂攻击之后,整个人都沉浸在灵魂被侵扰的尖锐痛苦之中,对于孟灵羽直刺过去的剑根本就没有注意到,自然也不会有要抵抗的意思。

于是,那人在尖锐的喊叫声中被孟灵羽一剑穿胸。

长剑穿胸过后,那人尖锐的喊叫声顿时就没有了。

他瞪大眼睛看着孟灵羽,最后死不瞑目的歪了脑袋。

孟灵羽见状不由得吃了一惊。

她刚刚不过是出于对穆成雪的信任,下意识的做出了这样的动作。

她怎么也没想到,竟然会直接将对方一剑穿胸,结果了对方的性命,这简直太不可思议了。

如果不是眼下情况危急,不允许她分神,她肯定要转过身去问问穆成雪到底是什么回事。

那人的同伴见状也被吓了一跳。..

他们都不明白为什么好好的局面,会变成如今这样。

为什么穆成雪的一声大喊,就让他们失去了一个帮手。

余下的两人对视一眼,眼中已经在瞬间有了决定。

“我拖住,你去抓那个女人。”其中一人大喝了一声。

另一人闻言毫不犹豫的朝着穆成雪扑了过来。

穆成雪见状不由得面色沉凝,孟灵羽也是心中一惊,赶忙回身相护。

然而那人的同伴却是直接朝着孟灵羽劈头盖脸的用刀砍了过来。

孟灵羽没有办法,只能抬剑招架,和对方斗在一处。

眼下孟灵羽被人给拖住了,一时间倒是没有办法赶到穆成雪的身边保护她,穆成雪的处境顿时就变得危险了起来。

还好穆成雪虽然没有武功在身,但是她的灵魂之力很变态,眼下她对灵魂之力的掌控已经越发的熟练,想要用灵魂之力攻击,也不再只是想法,而是能够付诸行动的,刚刚那个人的死,就是最好的证据。

但是灵魂之力的攻击毕竟只能作为突袭,还是要想办法找到杀伤性的武器才行。

穆成雪将灵魂之力笼罩在身旁数米远,所以很快就发现了不远处因为主人死亡而掉落在地的刀。

她故作慌乱后退的时候,却是刻意的朝着那把刀而去。

同时,目光很是冷静关注着对方的每一个动作。

在对方朝着她举刀劈来的时候,她故作不稳的跌倒在地,引得对方跟着弯身朝她砍来。

几乎是在同时,穆成雪伸手捡起身旁掉落的刀,直接刺到了对方的心口上。

对方显然没有想到穆成雪会有这么快的反应,目光中满是惊讶和不可置信。

穆成雪目光冷冽的看着他,眼睁睁的看着他在不可置信过后口中大口吐着鲜血,出气多进气少。

穆成雪的脸上都被喷上了血。

她赶忙让开身子,从对方的身下钻出来,然后冷眼看着对方被大刀给刺穿了身体,无力的挣扎了一下,彻底的没了气,死不瞑目。

没去管死了的那个人,穆成雪收回目光看向孟灵羽所在的方向。

却在下一刻,惊骇得瞳孔猛然一缩,失态的惊呼了一声:“灵羽小心。”

都说明枪易躲暗箭难防,这话已经足够说明冷箭有多可怕了。

此刻孟灵羽本来就和人在激烈的缠斗着,可在这关键时刻,竟还有人放冷箭,而且羽箭马上就要射到孟灵羽的身上了,穆成雪能不慌乱么?

她疯狂的朝着孟灵羽那边扑了过去,想要替孟灵羽挡下这一箭。

然而她的灵魂之力虽然强,可是到底身体素质摆在那里,也没武功,速度相比箭速来说,实在是太慢太慢了。

再加上刚刚被那个人追逐,她为了拿到那把刀,也为了不影响到孟灵羽,刻意的避开了和孟灵羽那边的距离,所以这会儿根本来不及赶过去。

在穆成雪心急如焚的最后关头,只觉得眼前一花,已经有人后发先至,挡在了孟灵羽的身前。

随着一声闷哼声响起,羽箭直接插入了对方的胸膛。

孟灵羽也在这个时候结果了和她打斗的那人的性命。

身后方才穆成雪发出的动静她听到了,加上惦记着穆成雪的安危,在杀了对方的瞬间,她便匆忙转身。

自然也就一眼看到看到了挡在她身后的人。

哪怕只是一个背影。

“沈知行?”孟灵羽惊讶的开口。

他对她来说,哪怕是一个背影,也足够让她将他给认出来了。

当然,之前在沆州疫区客栈的时候,她没有认出来,完全是因为沈知行故意把自己给包裹得严严实实的,加上她从心理上认定了沈知行在京城,不会出现在她那儿,还有沈知行故意装哑巴,让她没有地方去发现蛛丝马迹,这才看走眼了。

眼下就和沈知行在一个队伍里,她若是还认不出沈知行来,那才奇怪了。

虽然孟灵羽很不想承认,但是她的心里确实是有他,也确实很熟悉他。

孟灵羽有些奇怪的是,沈知行为什么会忽然出现在这里。

明明这里刚刚只有她和穆成雪还有对方的刺客的。

毕竟他们这里已经远离了战场的中心,在边缘地带,沈知行的出现,对她来说确实有些突兀。

孟灵羽想着,心存奇怪的从沈知行的身后转出来。

正想和穆成雪说话,目光却定定的落在了沈知行的胸口上。

她这会儿才发现沈知行的心口中了箭。

联想到方才穆成雪的惊呼,还有沈知行挡在她身后的举动,她哪里会不明白方才发生了什么?

沈知行替她挡剑了。

这个认知,让孟灵羽一时间,有些怔忪。

沈知行他……怎么会替她挡箭?

他不是不喜欢她,不要她吗?

为什么要在这种时候,舍生忘死的替她挡剑?

这不是和他当初的选择完全相背吗?

一时间,孟灵羽感觉脑子有些炸裂。

“你为什么要替我挡箭?”孟灵羽盯着他的伤口,轻声开口问。

沈知行此时已经忍过了最初的那阵疼痛,缓过了神来。

听到孟灵羽的问话,他面无表情的抬手将胸前过长的羽箭给折断,只留下一小节还扎在心口上。

他没敢贸然将羽箭全部的拔出来,怕箭头伤着了血管血脉,贸然拔出箭头来会血崩,那样只会更加的危险。